舌尖上的美食(蒿子粑)

《家乡的蒿子粑》

农历三月三

家家摘蒿忙

腊肉掺米粉

蒿子分外香

每逢农历三月初三前后,家乡人都有吃蒿子粑的习俗。

我在圩埂上摘蒿子

此时正值阳春三月,空气清明,万物复苏,金灿灿的油菜花点缀着绿色的田野,好一派春意盎然。在田间,在地头,在山岗 ,在小小的池塘边,在潺潺的溪水旁,抑或在青青的墓冢上,那青一色的蒿子便芳踪可觅了。她们或簇拥在一起,让你眼睛一亮,给你一个莫大的惊喜;她们或散落于花草丛中,忽隐忽现,让你捉摸不定;她们或兀自独立,隔一洼春水,与你对望,犹如伊人在水一方……她们沐浴着阳光,摇曳着春风,显得风姿绰约……

( 一)摘蒿子有学问

这时节的蒿子总是青青的,嫩嫩的,尖尖的叶子向上向外舒展着,叶子的背面略带银灰色。蒿子的个头也不大,浅浅的,刚没了马蹄。就像谷雨前后的头茶,这时的蒿子也是头蒿,嵩尖(家乡人又称嵩头)粉嫩的,肥硕的,青脆纯正,堪称无公害天然绿色养生食品。

香嫩的蒿子
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,摘蒿子的手也有蒿子独特的香味。这种可食的蒿子又叫香蒿,是野生的,可她不象其它野蒿那样要么浓香刺鼻,要么索然无味,要么杂味俱陈,她的香味是淡雅的,纯正的,泛着春天的颜色,散着泥土的芬芳。堪称无公害天然绿色养生食品

蒿子这些品质特征,不是一下就能掌握的,在一个从未摘过蒿子的生手眼里,这些上等的野味只是篱篱原上草,又怎能从形态相似的各种各样的野蒿中,甄选出这种可食的野蒿!这时你要做的,就是跟在奶奶婶婶姑姑嫂嫂后面学习取经,实地采摘。她们会手把手地教你怎样辨别,怎样掐摘,唠叨一些有关蒿子的东西,比如什么是头蒿?什么是上等蒿,蒿子都喜欢长在什么地方,坟头上的蒿子能不能吃,蒿子粑怎么做,怎么做最好吃……她们不厌其烦,津津乐道,一口的方言,满腔的热情。你若是个归乡的游子,当你聆听着这熟悉的乡音。重温着这浓浓的乡情,心头一定暖暖的,就像头顶上那一轮暖暖的太阳。在田间,在地头,在塘边,在溪旁,在你低头弯腰时,在你蹲身挪步间,可否踩着童年的足迹?拾到昔日的忋忆?

腊肉切丁

放锅中炒香

蒿子水烧开后和粉

.

(二)做蒿子耙讲究

摘回来的蒿子洗净后剁碎,用手紧揉除去苦汁,再用冷水漂洗后挤干拧成团。

腊肉切丁备用。腊肉是家养的香猪肉,过年留下的,年味犹存。

粳米碾成米粉备用。最好不要在粳米里掺糯米,糯米黏牙,影响口感。

焊蒿子粑的香油(菜子油)家家俱备。这种菜籽油是家乡的油菜籽经过家乡的油坊人工压榨而成,色泽金黄略带棕黑色,香味醇厚, 油质粘稠,焊出来的蒿子粑口味独特。

盐是和粉做粑用的唯一佐料。至于味精,糖,葱姜蒜,鸡蛋,生粉等一律不用,保证蒿子粑原汁原味。

另外焊粑最好用柴荷,用带烟囱的锅台上的大铁锅。

万事俱备,只欠做蒿子粑的大厨闪亮登场,大显身手了。

真正的美味在民间,真正的大厨在乡野。手把手教你摘蒿子的奶奶婶婶姑姑嫂嫂中的随便哪一个,都是民间大厨一一一

这时只见奶奶笑呵呵地走进厨房,只瞅了一眼,就叫人生火烧锅。不是先做蒿子粑吗?怎么就先烧锅呢?有人心里犯起了咕噜,连灶里的柴荷也感到纳闷:怎么一上来就轮到我?奶奶没有理会,只把腊肉丁下到锅里翻炒,顿时整个厨房都弥漫起腊肉的香味,等肉丁熬出了油,晶亮油黄,随即将蒿团捻开撒进锅里,只翻炒了几下,就往锅里倒了些开水,然后把米粉加入锅里搅拌,同时歇了火。中途加一次水,惦量着稀稠,最后拌匀铲到盆里……… 原来是在熬过腊肉的油锅里和粉的!大家看得津津有味,这才明白过来。

重新将锅刷净擦干,又叫生了火。只见奶奶拿起香油瓶绕锅内璧四周稍微浇了一点香油,转身从盆里够起一块米坨搓圆压扁成粑轻轻放到锅底中央,继而将做好的蒿子粑挨个地贴到锅里,待做了满满一锅,便盖上锅盖用猛火喷烧。一会功夫就闻闻到蒿子粑的香味,奶奶揭开锅盖,往锅里洒了点水,将蒿子粑挨个翻了个面,盖回锅盖嘱咐不要添火。

锅内做入粑

香喷喷的蒿子粑

(三)吃蒿子粑有回味

热腾腾的蒿子粑出锅了,闻着香喷喷的,两面结了金黄的粑壳,青蒿白粉交错相间,黄亮亮的腊肉丁镶嵌其中,脆香酥软,入口绵长,味道独特。细细品来,能品出其中香油浓郁的醇香,青蒿幽幽的青香,还有粳米丝丝的香甜……我,作为清明之际回乡扫墓祭拜母亲新灵的归乡游子,从家乡的蒿子粑里,同时也尝到了浓浓的乡情,悠悠的乡愁,还有那依依的缅怀之情。恍惚间,我仿佛瞥见儿时母亲给我们做蒿子粑的情景,那幽幽的香味,借着童年的回忆,顺着昔日的时光,穿越时空,弥漫着我的鼻翼,互芳着我的唇颊,让我终生回味悠长……

首页社会